私教小店销售榜
时间:2017年05月26日 16:41 标签: 脂肪 碳水化合物 蛋白质 蔬菜 来源: 本站原创 查看: 5142次

  很多人一直都很疑惑,都是发达国家,欧洲人虽然也有胖子,但胖到美国这样厉害的人就少见了。

  为什么美国的胖子这么多,胖的这么夸张。而且感觉都还是穷人?

  1、美国人肥胖严重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呢?

  简单概括:越穷的人,越吃得起糖,越吃不起(优质的)肉。而食品工业和利益集团,迎合并加剧了这种趋势。

  不得不说,肥胖并不是所谓的营养过剩,或者是营养过剩被国人曲解了,肥胖病不是富裕的表象,而是收入水平有限和社会地位有限的被动结果。

  今天,美国穷人的饮食被高糖,高碳水包围。高比例蛋白的饮食仍然只是中产以上才能负担的起。

  美国人不是吃不起肉,是吃不起优质肉。

  超市大部分蛋和肉类是工业化大规模养殖产品,动物从一出生就见不到太阳,饲料含大量激素,定期注射抗生素防止传染病等等。

  更不要提广受穷人喜欢的肠类,便宜的都是用下脚料碎肉加工而成。还有培根这类加工食品,加工过程中含有多种致癌成分。这种肉脂肪比例很大,优质蛋白不见得有多少,反而健康问题一大把。

  生态农业养殖的,优质的有机肉价格是工厂肉的三倍不止,穷人负担不起也没那个意识去吃。

  过去10年肉类价格上升使得这个矛盾更为尖锐。中国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增长着肉类需求,使得国际市场的肉类价格在比十年前上涨了大约50%;

  最近几年,日本的媒体一提到某种资源(包括食品)的价格上涨,市场短缺,必提的理由就是由于中国的需求的暴涨,最近一次提到的是咖啡,日本的咖啡店买不到高级咖啡豆了。

  对爱吃肉的欧美人来说,也是如此。

  所以爱吃快餐的穷人需要用比以十年前更多的支出才能吃到原先等量的动物蛋白。

  而美国人的收入没怎么涨,所以快餐店是不敢轻易涨价的,为了防止增加的原材料价格伤害毛利率。

  经营者只能用更少的肉类,更多的劣等肉(碎肉绞肉)和更多的碳水化合物来降低每餐的成本。如果你注意观察,就会发现两大巨头汉堡里的肉都比10年前减少了。

  2、食品工业是怎么把穷人吹胖的?

  穷人的消费行为和小孩子很像,他们关注的并不是每一块钱能买到多少营养,而是能买到多少多巴胺。

  餐饮业于是很快发现了一个作弊的捷径——大幅提高糖类使用,可以有效增加单位价格的满足感。

  富人往往不需要从食物获得快感,他们有的是其他获得快乐的方式,不差食物这一点,而且他们不介意花费几倍的金钱从健康的食物中获取同样的快感。

  穷人当然知道垃圾食物有害健康,不是他们不自控,而是他们不想控制。

  食物是他们最主要的多巴胺来源,对他们来说如果没有这个的话,就算健康活到一百岁又有什么意义?

  现在伴食饮料的增长速度远远超过了快餐本身,美国穷人不仅开始习惯了吃饭必须喝东西,而且每杯东西的体积也在越来越大。在美国点一份快餐,那个可乐杯子大的简直吓尿,有小腿粗细。

  饮料迅速成为美国饮食结构中最大的糖来源。

  液态的糖吸收最快,因此最容易被转化为脂肪。高糖饮食,尤其是大量含糖的饮料,是普遍肥胖的罪魁祸首。

  除了正餐,美国人在其他地方的糖类涉入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说也是惊人的。

  看到他们可以拿着一个大勺子吃巧克力酱,或者直接从冰箱里抱着一罐花生酱吃的时候,我们中国人都很惊讶(我们都只是抹一点在面包上吃的)!抱着罐子吃酱,可以想象血糖spike的速率有多惊人。

  美国人上课可以吃零食。

  每天大部分人都会带巧克力或谷物棒,饼干点心,薯片。一旦有人吃了,看的人也会忍不住,所以引诱了更多的人带零食。一切你能想到的活动,总会有一个小摊卖零食,主要以糖果类,膨化食品类为主。一般还会在散会后专门在餐厅里提供甜点(曲奇,布朗尼,小蛋糕,汽水果汁)

  大多数学校食堂食物并不健康。

  据纪录片Fed Up里的数据,50%的公立学校和快餐公司有建立联系。

  公立校没有什么钱,自己食堂买机器买材料找人做菜划不来,所以就跟那些大公司签合同,直接购买他们的加工好的食物,只要加热弄熟就好,比如披萨(芝士高脂肪)甚至麦当劳的汉堡薯条。有的还提供可乐橙汁冰淇淋。

  穷人有吃的就不错了,这有限的钱买来的吃的,当然要让自己“更满足”才行。

  高糖的汉堡和碳水化合物恰恰相对便宜又“更好吃”。这些多余精制的碳水化合物有较高的升糖指数和血糖负荷值,会产生快速血糖波动而导致更高的肥胖率。

  这就是美国最近10年来肥胖问题恶化的根源。


  3、罪魁祸首的糖类

  人体内的脂肪大部分来源于摄入的糖,只有极少量来自摄入的脂肪。

  吃脂肪长脂肪,那个是朴素的哲学思想,但是并不是实际情况。事实是,脂肪属于大分子,无法经过肠壁,必需经过消化,变成脂肪酸、甘油三脂之类的相对小的分子,才能被人体吸收。吸收后也是大部分被用掉了,并不会再次变成脂肪,因为血糖变成脂肪要容易的多的多。

  一个历史上被验证过的例子就是欧洲殖民者。

  欧洲人到北美之前,北美印第安人,因为没用可以驯化的农作物,以鱼类及猎杀野牛为主要食物,一直没有肥胖问题。欧洲人到北美之后,印第安人开始大量摄入碳水化合物,肉类大大减少,结果开始出现肥胖。

  北极圈附近的爱斯基摩人也有类似的情况,以鲸、海豹(高动物脂肪食品)为主食的时代,没有三高,没有肥胖;等开始大量的吃小麦玉米,很少吃鲸、海豹以后,开始大量出现肥胖三高。

  合成蛋白质比合成糖类消耗的能量多的多,富人可以让动物帮忙合成,蛋白质需求只能自己体内转化了。

  短时间内大量热量堆积与血糖短时波动才是肥胖的原因,吃肉反而会降低血糖波动幅度。大量精制高碳水与不均衡的饮食才是增肥利器。

  而新鲜的切块肉,在纽约也要八九刀一磅,跟花十几刀吃一顿肉比起来,经济窘迫的人更多会选择牛肉饼,肉肠这些十几刀能买一大包家庭装的。

  这些加工产品中含有大量淀粉,油脂,色素添加剂,优质蛋白真的没有多少。

  你随便找一本高档餐馆的菜谱,其实就已经能够管中窥豹一二了。

  而肉类价格的上升对有钱人的影响要小的多。Gluten-free的食物被视为大有可为的市场。

  健康的饮食不但因为肉比碳水化合物更贵,还因为更远(麦当劳处处可见,买到好的食材需要开车烧油跑好远)、更废时间(烹饪更麻烦),甚至里面还隐含着更宽松的用餐时间、离工作地更近住所等等。

  所以,一个工资低、住的远、时间紧、无多余精力的穷人是没办法吃的健康的,只能听天由命,赶上体质好,就瘦,赶上体质差,就胖成球了。

  有钱人可以跑到小型的、食材来源本地化的有机餐馆,用藜麦和苋菜这类营养谷物替代小麦粉,吃一些用低火耐心烹调出来的洋葱、大蒜、新鲜研磨的干墨西哥辣椒和西红柿做成的炖菜,配上优质的牛排。

  其肥胖率要远远低于一天吃5个汉堡的穷人。

  而没有悠闲长间隔休息时间的穷人,只能在工作间歇奔波进食。进食速度快的暴饮暴食在美国穷人群体中司空见惯。而吃进去的这些大量热量,非体力劳动是不会那么快消耗掉的。

  真是越穷越胖,越胖越穷。


  4、未来中国:穷胖子和富瘦子

  中国情况其实是一样的。

  中国以前那种穷,是穷得连方便面都是奢侈之物,更别说汉堡了。就算是肯德基这种所谓的“垃圾”食品,也要30块钱一份。

  2016年全国人均可支配收入每月才1981元。一个月只能买66份肯德基。显然,顿顿吃肯德基对于中国最广大的底层尚且不可能做到,距离美国的状态还差得远。

  但是再过十年呢?

  等社会保障更好了,中国穷人会不会也像美国的穷人那样,带四五个孩子天天在街上晒太阳,什么工作也不干,每天领低保去吃麦当劳劣质肉做的便宜汉堡?据说很多胖子一天要吃四个。

  因为“健康食品”的供应不如垃圾食品便捷,所以想吃就得付出时间成本。他们不见得买不起,但是会选择最实惠的食物,而美国快餐业长久以来雄辩地证实了用糖和脂肪的组合来喂饱穷人是最实惠的。

  因为从小没有培养好的生活习惯,也缺乏基本的自控和自我规划能力。

  导致大部分穷人没有突破自己周围环境的力量——他们从小的生长环境没有培养他们这样的能力。

  很多职场精英,为了保持身材,几乎每天吃水煮白菜和涮鸡胸肉,他们就不需要从食物中获得快感么?但是他们控制住了。

  其实吃鸡胸肉加蔬菜沙拉之类(只用醋,不用沙拉酱)是热量非常低的,完全可以满足日常生活营养需求。

  大多数穷人并非没有健康意识,他们只是单纯对高热量的食物缺乏抵抗力而已,所以就算你把鸡胸肉给他了,他也还是会选择:裹粉,油炸。

  黑面包比白面包甚至比汉堡都贵,况且难吃,不能提供多巴胺,要不要付这个“冤枉”钱,每个人都要在当下即可的快乐和长远的幸福之间做出选择。

责任编辑:zhouxq
精彩图片推荐
精彩文章推荐